講文明樹新風
集運公司 新聞 娛樂

打造具有標識度影響力的駐場演藝,上海下一步怎麼走?

2021-08-12 08:42 來源:新華網 責任編輯:閆繼華
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閲《駐馬店手機報》,每天1毛錢,無GPRS流量費。

摘要:駐場演出需要大量的運營人才、演出人才和製作人員,來不斷地為這個作品賦能,上海已經很有吸引力,成功地發掘人才,用好人才,我們需要一定時間的沉澱去把這件事做好。演藝和舞台,代表一座城市的精神和氣質,是一國文化的“高級呈現”,希望這些高價格的宣傳陣地也能給我們演出一些空間。

文化,是塑造城市軟實力的重要載體。如何讓遊客為了看一部劇、一場戲來到上海,留在上海?本月以來,上海各大院團、劇場齊齊發力,一大波駐演項目紛紛落地,使紅色文化、海派文化、江南文化在交相輝映中加速上海打造亞洲演藝之都。

日前,上海原創舞劇《朱䴉》首輪駐場完美收官,它和另一部現象級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一起, “駐場+巡演”雙線並進,半年內演出規模將達到165場。而海派滑稽戲《石庫門的笑聲》在演藝大世界的階段性駐演,兩年多來已突破103場;在僅500米之隔的“亞洲大廈”,小劇場音樂劇駐演風生水起,為八個演藝新空間定製的沉浸式演出,吸引各地觀眾拖着行李箱來看戲;毗鄰陸家嘴濱江水岸的1862時尚藝術中心,也將在今年下半年開啓話劇《深淵》 《金錢世界》的短期駐演……

此外,上海還有大型雜技秀《時空之旅》13年5003場次6.2億元的歷史佳績,沉浸式戲劇《不眠之夜》深耕細分市場五年,場次突破1200場,觀眾超40萬,票房收入2.68億元的成功經驗樣本。一路走來,上海的駐場演藝總是以充滿創新的節奏步伐,走在市場發展的前列。縱觀全球,倫敦西區有音樂劇《貓》 《悲慘世界》,美國百老匯有音樂劇《獅子王》,日本有寶冢歌舞團,成功的商業駐場演出不僅催動着一部作品從“爆款”走向經典化、大眾化,為文化產業注入新動能,更成為城市實力與形象的“代言人”,近悦遠來,賓客紛至。

毫無疑問,打造駐演經濟是上海建設亞洲演藝之都的必然追求。如何根植上海特色,打造具有國際水準、領先全國的駐場演藝項目?本報特邀上海文廣演藝集團總裁馬晨騁、 《石庫門的笑聲》製作人許霈霖和上海音樂學院教授陶辛等業界資深代表,以“圓桌談”的形式展開探討,共話當下與未來。

希望上海歌舞團未來能成為像日本寶冢一樣的名團,演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《朱䴉》,也演《天邊的紅雲》《野斑馬》,想要看上海歌舞團的作品,就要來上海

文匯報:我們以上海現有的幾部駐場演出舉例(雜技劇《時空之旅》、沉浸式戲劇《不眠之夜》、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 《朱䴉》、滑稽戲《石庫門的笑聲》),在認識上,它們和百老匯、西區流行的駐場演出概念相同嗎?

陶辛:駐場演出本身就是國際演藝行業通行做法之一,前提是需要積累一批有相當質量和品牌影響力的作品,要經得起長時間的市場考驗。我們今天大力推行駐場演藝模式,毫無疑問將倒逼藝術行業的創作。做駐場演藝首先應該是作品上的追求,經濟是第二位的,能把更多經典劇目、優秀劇目呈現給觀眾,這是演藝行業存在的最重要的價值。

馬晨騁:當下上海駐場演出的作品多為文廣演藝集團出品,但定位並不相同: 《時空之旅》是旅遊秀,受眾定位是旅遊人羣,他們為了領略一座城市來看一個秀。 《不眠之夜》則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類型,每場觀演人數不多,350人左右,主打的是類型戲劇的粉絲,在小範圍內非常受關注。 《不眠之夜》的受眾是非常垂直的,我們深耕的是細分市場。

而正式駐演美琪的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就很不一樣了。它是一部非常成功的被全國人民所知曉、喜愛的藝術作品,有大眾化、商業化的良好基礎,上海的紅色文化、海派文化、江南文化也盡在其中。它吸引的是劇場愛好者、旅遊愛好者,包括對上海有所期待、希望來領略上海文化的這麼一批觀眾。如今,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已經被視作上海文化的標誌性品牌符號之一,我們也希望上海歌舞團未來能成為像日本寶冢一樣的名團。它既演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,也演《朱䴉》 《天邊的紅雲》《野斑馬》,想要看上海歌舞團的作品,就要來上海。

許霈霖:現在提出的駐場概念,從經營形態和規模上與百老匯、西區還是有所區別的。目前,國內經得起駐場的原創劇目鳳毛麟角,與百老匯動輒數千場的駐場演出相比,還有很大的距離。雖然發展起步較晚,但勝在平台寬廣,潛力巨大。譬如《時空之旅》 《不眠之夜》已經真正起到了駐演的效果,從作品出發,形成了一定的市場格局,也引領了市場創作的風向。最近有不少觀眾期待《石庫門的笑聲》能夠成為駐演作品,但我必須客觀地説, 《石庫門的笑聲》還是在堅持“月月有演出”這麼一個概念,只能算是階段性駐場,還達不到像國外這種駐場演出的標準和級別。最初開票時,大概七到十天左右就能把放出的票消化掉,但一個月接着一個月,出票速度不斷放慢。我們冷靜地分析一下,上海雖有2400多萬人口,但這千萬級人口裏,喜歡上海滑稽戲的有多少?願意買票進劇場的有多少?能夠承受380元、580元文化消費的人又有多少?駐場演出,一定不能只靠本地觀眾。

駐演產品“品控”非常重要,要保證第100場和第一場的演出水準一樣,讓每場觀眾都滿載而歸

文匯報:駐場演出是形成品牌的必經之路。什麼樣的作品才能達到駐演的要求,你們遇到的最大困難和挑戰是什麼?

許霈霖:市場在哪裏,觀眾羣能不能持續,是所有駐場演出要面對的最大考驗。我們在創作《石庫門的笑聲》之初,也沒有想到有一天竟然能夠演到100多場。我們比較自豪的是,看《石庫門的笑聲》的觀眾都是自己掏錢買票的。然而我們也已經走入了一個要居安思危的現狀。毛猛達、沈榮海兩位演員的年齡加起來超過130歲了,我也70多歲了,兩位先生現在還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,我們也一直在打磨劇本,緊跟時事熱點,比如“05後”上海小英雄盛曉涵,《石庫門的笑聲》就第一時間把他請到劇場、請上舞台,我們也在抗疫階段積極做公益演出,動用了我們所有的力量。作品要常演常新,對內容創作的要求非常高。

還有一個要素是專業人才。天蟾逸夫舞台歷史上有一位經理叫呂金虎,這位呂經理在劇院一待就是大半輩子,直到退休以後還經常在劇場裏幫忙做事。請哪位演員來演,演什麼劇會火,節目與節目之間怎麼搭配,他心裏有一本譜呢。做藝術管理的人,必須具備管理的藝術,他得對這個劇場有感情。

馬晨騁:作品的藝術定位、市場定位、宣傳定位都需要通盤考慮。《不眠之夜》一年差不多十萬觀眾,我必須把十萬張演出票銷售出去,那麼就必須要讓目標觀眾都知道在上海有這部演出,同時還要吸引他們到上海來,還有市內觀眾願不願意來二刷、三刷呢?和長演劇目不同的是,駐場演出更考驗“內力”。一部作品的核心還是在於它的藝術創作,如果達不到能夠被廣泛接受的這樣的一個藝術水準的話,做起來就非常難,因為觀眾最終是用他的眼光去投票的。這個戲他看了覺得不好,給你一個差評,後邊的觀眾肯定是不來了。

因此,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就是產品的“品控”。觀眾和演員都是會疲勞的,怎麼能夠保證第一場和第100場演出的水準一樣?所以不僅僅是賣票,而是賣出去的票你得負責,讓觀眾看了之後滿載而歸。好的駐場演出,由於它的持續影響力,就會形成溢出效應,容易形成文化產業鏈的有機組成部分,同時激勵文化產業的積極生產。

藝術舞台能見度和營商環境配套發展,是聚集優秀人才和優秀劇目長期駐場的基礎,也是城市軟實力最佳體現

文匯報:這次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駐演版向全國舞蹈演員發出“招募令”,短短几天就收到了幾百名舞者報名,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。

馬晨騁:我們參考了全國各個團的標準,給出的條件非常好。更重要的是聽到很多演員説,“我能夠到上海來演出很興奮”。打造《不眠之夜》時也一樣,我們聘請了很多外籍和外地演員,他們簽完一個合同都願意續約,正是看中了上海這座城市提供的機遇和前景。上海賦予了一個藝術作品能夠長期演出的基礎,讓更多專業人士願意留在上海,這是這座城市的“軟實力”。駐場演出需要大量的運營人才、演出人才和製作人員,來不斷地為這個作品賦能,上海已經很有吸引力,成功地發掘人才,用好人才,我們需要一定時間的沉澱去把這件事做好。

文匯報:駐場演藝經濟溢出效應顯著,有案例顯示,好的駐場劇目能讓周邊商業價值連翻三倍?

馬晨騁:文化可以為其他產業賦能。譬如《不眠之夜》其實是打造了“1+N”這樣的一個商業模式,通過一個秀帶動了周邊的餐飲和住宿,這些業態都因為它的到來而變得更有價值。《不眠之夜》劇院旁邊的雅朵酒店,房間並不大,也算不上五星級標準,但它房間一晚上的價格,與對面五星級的瑞吉酒店相差不大。即便如此,每天晚上依然被全部訂滿,這證明了文化演藝項目能給其他產業賦能。

再比如租金,戲劇《不眠之夜》所在的北京西路江寧路路口,以前項目沒有落地的時候,商鋪的租金單價基本是每日每平方米4到5元,宣佈《不眠之夜》項目啓動後,租金就漲到8元左右,現在基本都穩定在12元到15元。做駐場演藝不僅僅是文化產業的生意,更是加速產業融合的過程,是上海提升整個城市軟實力的一個重要的、不可忽視的槓桿。

文匯報:在打造駐場演藝過程中,如何充分發掘、整合劇場、劇團和各類演出市場主體要素的資源優勢?此外,城市旅遊和相關配套建設可以提供哪些支持?

馬晨騁:今天,機場,火車站和地鐵裏鋪天蓋地都是名包名錶的廣告,我們(演出)沒有那麼高的預算去做這樣的宣傳。但實際上,外地的遊客、過路客可能一下飛機、一下火車就被演出“種草”了。演藝和舞台,代表一座城市的精神和氣質,是一國文化的“高級呈現”,希望這些高價格的宣傳陣地也能給我們演出一些空間。紐約和倫敦地鐵站裏都是文化演出的廣告,這種氛圍是需要積極營造的。

責任編輯:閆繼華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點贊

  • 高興

  • 羨慕

  • 憤怒

  • 震驚

  • 難過

  • 流淚

  • 無奈

  • 槍稿

  • 標題黨

版權聲明:

1.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.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個人、媒體、網站、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站註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並自負相關法律責任,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3.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繫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返回集運公司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